好吗,朝阳群众的旅行团,十分巧的就途径此地了,你打算怎么着吧。
 
    可是这两拨人马也很冤枉的好吧。
 
    其中那个白背心老大,他刚从鱼丸面店家卸货出来,转头就又被抓进局子里,说出来就怕这些阿sir们不相信,他真的是打算过去跟对方谈谈就行的啊。
 
    这年头什么最贵,人头啊。
 
    他身后的六十多口子的小弟,一个人的出场费就要100元,若是统一着装的话还需要再加一百。
 
    动家伙起价五百,搞公司他不赚钱的啊。
 
    现在他请来的人还齐刷刷的进了局子,估计明早一出警局,他那码头公司就要当场倒闭了。
 
    因为进去的价格是1000起步啊,他付不起。
 
    所以此时的他,说出来的话是尤其的可怜:“sir啊,我们真的没有搞事情啊。”
 
    或者说搞事情的时候恰巧被人打断了吧。
 
    “我们跟阿炳两个人只是想要商谈一下业务往来的事情啊,可是谁成想有一个人特别的不讲道义,直接就袭击了我跟阿炳。”
 
    “真的,特别的凶,不信?阿sir你看看啊,我跟阿炳的胳膊,还有我的小弟们的状态!”
 
 781 秋文别跑啊!
 
    那个年轻的小警员被这位大哥一说,十分好奇的就探头望向了提审办公室的等候大场地。
 
    那里边捂着胳膊捂着腿的马仔们,哼哼唧唧的还真不少。
 
    说来也奇怪,刀伤见血的基本没有,仿佛都是折胳膊断腿的居多。
 
    而见多识广的老警 há,可没身旁这个刚出茅庐的菜鸟那般的好糊弄,他不耐烦的敲了敲面前的登记键盘,直接将对方求情的话给打断了。
 
    “别废话了,依照着你们的供述,是一个身高八尺,健硕无比的看不清脸的武林高手,一个人杀入你们谈判的阵营之中,拳打脚踢之后施施然的全身而退。”
 
    “哦,不对,这人还拉着一块板子,板子上还带着一个废物拖油**。”
 
    “呵呵,若是真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我要信了才是见了鬼了呢。”
 
    谁信啊,武林高手啊?你怎么不说他只穿裤衩还会飞呢?
 
    先别管油麻地警署内的两拨人马怎么哭爹喊娘的大呼冤枉,真正的罪魁祸首顾峥,却是带着快要被磕出脑震荡,看哪里都是癫痫的姜越,心情颇好的回到了酒店,就和没事人一样的好睡了一场。
 
    待他在这一晚上的好眠过后,就迎来了k1主办方专门为顾铮派出的接洽助力,将今天晚上的比赛须知,给他这个半赛盲给好好的普及了一下。
 
    瞧着这厚厚一叠的比赛规定,顾峥就是叹了一口气。
 
    若不是他在昆仑决上出足了风头,他也不会被临时的调配成为这个秋文的对手。
 
    依照原本k1经理人的安排,顾峥只需要跟一两个半红不黑的新人打一场试探性的比赛作为过渡就可以。
 
    利用他大力士冠军的名头增加一下热度罢了。
 
    可是待到他将俄国的那位前冠军给一拳揍趴下来了之后,这对阵选手的等级那像是坐了火箭一般的蹭蹭的就往上上蹿啊。
 
    不过也好,顾峥弹了弹接近十五万一场的出场费用,就露出了十分满意的笑容。
 
    依照姜越的一句话的解说,他只需要保持上一场的比赛水准,以后这种赚钱的营生,他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啊。
 
    既然是如此,那就上吧。
 
    当晚,出现在k1香港分赛区,冠军热身赛比赛现场的顾峥,就在后台雄赳赳气昂昂的挂上了野三坡天然农庄度假村酒店的赞助招牌。
 
    没办法啊,运动服的广告协议刚刚签署,对方的赞助商品还没准备妥当呢,为了让己方显得不那么过于的寒酸,咱们还是挂上一个本家的广告,充充门面吧。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顾峥将拳头与姜越相互的一对,就大跨步的在解说员的介绍下跃上了出场的舞台。
 
    “哗!”
 
    想象之中的掌声雷动并不存在,反倒是带着一点低气压的窃窃私语,以及生无可恋的垂头丧气。
 
    这是怎么了?
 
    是对他这个英武的造型不满,还是认为他无法为观众们带来一个精彩的比赛?
 
    就在顾峥不动声色的举起高举双手,依然保持着威武的姿态走上台上的时候,一旁的举牌xiǎo jiě就给他解答了疑惑。
 
    这位举牌的辣妞,还是顾峥的一个熟人。
 
    昆仑决上火热大胆的邀请顾峥同框直播的妮娜。
 
    因为她出色的外形,以及毫不做作的工作表现,让她在举牌界那是深受好评。
 
    她所在的模特商演公司,更是因为她上一次的表现,一口气替她接到了国内三四个类似比赛的试镜邀请。
 
    这公司一高兴吧,就将妮娜给列为了重点培养的对象。
 
    这不,k1的比赛之中需要一个新鲜的面孔,她所在的总公司就忙不迭的将她给推了出去,而妮娜也接到了她在港城的第一份工作。
 
    对此颇为上心的妮娜,那是真把这份工作给做到了极致了,就算是没有她的串场,也是天天过来报道,怒刷了一把自己的存在感。
 
    你别说,这经常来吧,还真就被她给知晓了不少的消息。
 
    看在都是首度同胞的份上,妮娜就在赛台的拐角处,趁着还未到她上场的时候,就给拳台上的顾峥提了一个醒。
 
    “地下拳赛赌场,据说独独你这一场,对赌的人特别的少。”
 
    说完这句话,妮娜就老神在在的将手中硕大的牌子往自己超短的裙子前一挡,待到顾峥诧异的用眼梢瞄看她的时候,就用板子的一角状若无意的这么往上一撩,那是无限风情,尽在飘摇的不言而喻之中啊。
 
    “咳咳咳!”
 
    粉红色的。
 
 
    常年征战在赛场之上的秋文,有着泰国拳王的凶狠以及近似于野兽一般的直觉。
 
    他下意识的就朝着对面顾峥的方向望去,却是在看到了自己这场的对手的全貌的时候……就有一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这是怎样的一种眼神啊。
 
    就像是他抢了最后的一个馒头,在游戏决杀的时候把了他的电线一般的深仇大恨。
 
    可是自自己也是第一次遭遇到顾峥啊,值得对方这么盯着自己吗?
 
    ‘啪啪啪’
 
    秋文正疑惑的时候,赛台上的大灯就纷纷的亮了起来,那个穿着粉红色百褶短裙的妮娜,就撅着红唇,笑的很开的高举着牌子从这两个剑拔弩张的男人身旁擦身而过,留下了一地的芬芳,以及女人酮体的you huo。
 
    ‘当当当!’
 
    “第一回合开始了!”
 
    裁判退的很快,却赶不上顾峥出手的速度之快,在两个人刚刚做完了例行的致意之后,他就一个箭步上前,用毫不花哨的直拳,对上了秋文的守势。